林尚立:做一个真正有学术关怀的人
发布时间: 2010-01-26   浏览次数: 852

        林尚立教授简介:1963年生。长江学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常务副院长。获第五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论文三等奖。主要从事政治学理论、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和中国政治的研究,至今已出版专著10多部,论文100多篇。

                                                                                      业精于勤:二十几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

  任何对当代中国政治学界略知一二的人也许都会认得“林尚立”这个名字:30岁破格评副教授,34岁破格评教授,36岁当上博导。
  林教授很忙。周三约他采访,他在日程安排表上浏览了好一阵,才给了我两个见面的选择:一个是周四早上8点,一个是周五早上7点半。
  周四上午准时来到林教授办公室时,他已经开始在电脑面前专注地工作了一阵子。这个办公室更象是一间书房,因为除了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此外就是四面环书。
  他是一个中等身材、肩膀和额头都很宽阔的人。面色白皙,架着无框眼镜,比实际年龄略显年轻。说话语调厚重而略带福建口音,条理清晰,神态有些严肃。
  林教授脸上还略显一丝疲惫,大概是经常熬夜又习惯早起的缘故。林教授说,他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满满的,除了一些行政工作和学术管理工作之外,手上还有很多研究工作,而研究一直是生活的最重要部分。
  除了出差和教学,他经常在办公室一呆就是一整天,一天睡眠大约六小时。
  熟悉林教授的老师都说,他是个精力旺盛的人,每天那么多事务,依然能把学术做得很好。
  出身工人家庭的林教授在治学上一直有一种工人般的拼劲,正是靠着这种拼劲,除去教学和行政工作之外,在从1988年开始的二十余年的学术生涯中,他出版了《当代中国政治形态研究》、《社区民主与治理》等10多本专著,论文则有100多篇。

                                                                                               夯实基础:顺其自然走上学术之路

  林教授说走上学术之路是顺其自然的结果,本科和硕士研究生阶段打下的坚实基础让他发现自己有了做学术的基本功力,并从中发现乐趣。
  回想自己的学生生涯,林教授觉得很充实。本科阶段跟着老师学,广泛读书,打下了扎实的知识基础。硕士阶段跟着课程体系走,同样大量阅读,但主要是读经典。那时他每周大概细读两本经典,并且每周都写课程论文,提炼自己的读书心得和体会,学着提出问题,培养问题意识。少则一篇,多则两三篇,每篇两三千字,任务很重。这种生活持续了将近两年。最后一年写毕业论文。
  林教授对自己的硕士研究生活颇有感触,他认为正是这种系统而严格的训练对他日后从事学术研究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他建议:本科生应该以课堂为主,打下基本的知识基础;硕士生着手理清理论体系的来龙脉,打下坚实的理论基础;到了博士生阶段就有望做出一些比较好的理论成果。当下研究生培养的问题主要是,由于本科和硕士阶段都没有做好准备,博士生普遍缺乏扎实的知识和理论功底,所以较难写出好的论文。
  林教授还认为,当时他所在的国际政治学系浓厚的学术氛围也影响了他走上学术之路,在做学问方面,他是有师承关系的。尽管政治学在中国还是一个较为年轻的学科,但当时国际政治学系的陈其人、王邦佐、王沪宁等一批老师严谨踏实,对学生严格要求和循循善诱,给他树立了极好的榜样。

                                                                                               学术之道:把现实问题转化为学术问题

  林教授认为,作为一个社会科学研究者,他的任何研究规划必须与现实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
  鉴于当代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林教授比较喜欢研究一些宏大的问题,比如民主进程、政治形态、政党建设等,当然,他也做一些细的研究,比如社区研究。但无论如何,他都会把研究对象放到一个大的背景中去考察,并指出它在宏观层面,比如在国家、社会的层面上可能具有的意义。
  他认为,学术研究的重点并不在于研究对象的或大或小,而是需要具备一种价值关怀、学术关怀。任何一个小的问题都可能产生大的学术关怀。因此,在研究问题的选择上,找到一个相关性的问题进行研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判定这种相关性问题的意义,即它是否具有普适性和典型意义,然后从中提炼出理论。好的理论必须具有普遍的学术解释力,让人们对现实有一个新的认识和思考。
  而当下的中国政治学研究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很多研究者倾向于简单地追求方法论,却不追求学术本身的价值关怀和学术关怀,更多地进行故事的描述、问题的阐述和论证,而不是理论的提炼。
  因此,林教授最重要的一点学术心得是:把现实问题转化为学术问题,然后在学术的范围里做科学研究。特别做社会科学研究,如果不这样,那么就算用再科学方法也不可能做出好的学术。
  除了纯粹的理论研究,林教授的很多研究都涉及到现实问题,因此他也要经常去做实证工作,比如到社区蹲点做调研,在调研的基础上作理论研究。这无疑使学术研究变得更为辛苦。
  林教授认为社会科学研究者的追求就在于用学术的力量去改变现实,指出现实的不足和可能面临的问题,然后促其进步。
  
                                                                                                文以载道:学术是人生价值的承载方式

  在复旦走过了28个春秋的林教授生活很简单,除了工作之外,日常空闲时,主要兴趣就是读书,还有看一些电影。他看的书类别比较庞杂,但喜欢有思想性的书,特别是对于一些重要经典,还进行精细的阅读。他觉得这样的书对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形成有很大帮助。
  一个上过林教授课的硕士生说,每回去旁听,他总会被林教授的智慧和热情所打动。
  林教授对学生要求极其严格。他要求博士生要有非常大的阅读量,在论文写作上必须提出明确的学术问题,对于问题的思考足够清晰,有足够丰富的材料来支撑论文,否则就没有资格动笔。
  林教授的学生、复旦政治学系的陈周旺老师说,当时他们博士生在准备上课的主题发言时,由于林教授要求他们对一个主题要有透彻的理解,因此他们经常要针对一个主题搜集大量的文献资料进行阅读研究,这些资料叠加起来经常有半米厚。
  事实证明,这样功力深厚、严谨和高要求的导师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并非平庸之辈,林教授的学生广泛分布在复旦、同济、武大等著名高校和事业单位,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里都有出色的表现。
  林教授认为学术对于他已经不是一种职业,甚至不是一种简单的事业,而是一种人生价值的承载,学术已经与他的生活融为一体,它已经不是作为一种事业外化于他,而是作为生活方式内化于他的生命中了。

(来源:复旦大学校刊2010年1月14日,作者:张银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