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人文基金“马克思与罗尔斯”系列讲座举行
发布时间: 2013-04-22   浏览次数: 220

       2 013年3月,应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孙向晨教授邀请,美国芝加哥大学哲学系丹·布鲁德尼(Daniel Brudney)教授在复旦大学以“马克思与罗尔斯:分配原则与人的概念”为主题作系列讲座。该系列讲座为复旦大学“人文基金”学术交流系列讲座之一。布鲁德尼教授以四个子题展现人的概念分别在马克思与罗尔斯的理论架构中的相似作用,并以比较研究为视野对哲学方法论做前沿探讨。

       在第一堂讲座中,布鲁德尼教授对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及相关的研究语境作了全景式的描述,并展现出他何以寻求马克思的问题关切。作为罗尔斯研究的资深专家,布鲁德尼教授以精准而凝练的论述提纲挈领地展现了罗尔斯的两个正义原则的宗旨、语境及其自提出以来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和回应,并且在此基础上展现出寻求马克思的必要性。教授指出,蕴含于罗尔斯两个正义原则的思想是由包括马克思在内的19世纪以来众多思想者所共同建构的关切与目标,它包括两个广泛的共识:其一,社会益品增进个体就其各自的生活做出选择和决定的可能性;其二,社会益品为每个个体提供充分的手段,使之拥有实现在其各自视域中所寻求的好生活的真实机会。这一关切展现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等作品中对于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构想中,其要义是在人的社会存在方式中寻求个体之全面发展的可能性。这一蕴含的视角使得罗尔斯的理论在其理论关切上有别于功用主义,他在个体自由之外关心一个社会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善,以及成为平等公民的重要性。

        在第二、第三堂讲座中,布鲁德尼教授以比较研究为视野,力图呈现出罗尔斯在1980年代的思想与马克思1844年《手稿》的默契,即以人的概念为政治哲学理论建构的基石。布鲁德尼教授指出,在罗尔斯的正义原则的建构与辩护策略中有三个理论设置,包括:无知之幕、反思平衡、人的概念。自1980年代以来,人的概念在罗尔斯的思想中具有日趋显著的重要性,并且成为他晚年理论致力的主要方向。与之相应地,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中展现了共产主义社会的图景,其论证策略在于使得该社会图景契合一种尚未沾染或业已摆脱异化劳动及其生活形式的人的概念。布鲁德尼教授聚焦于作为原初状态的无知之幕中所预设的人的的形象:一种以互惠合作为原则的人的概念,他/她既非完全自私,又非纯然利他,而在社会合作中寻求自身与他者的益品。与之相应,马克思在《手稿》中所设想的人的概念是一种类的存在者,他/她在劳动中对象化自身的本质,并在社会交往中获得认可。后者正是马克思与罗尔斯相遇的环节。教授举例指出:我在制作木椅这项劳动中实现人的类的生活,对象化我的制作能力于作为劳动产品的木椅之中,但是劳动或人的类生活并不止步于制作环节。如果木椅自此被弃之阁楼以至朽烂(或者,我狩猎、耕种、炼铁,却任由产品虚置朽灭),那么我的劳动并没有真正地实现,因为我的劳动实现于他人对于劳动产品的使用和认可之中。因此,在教授看来,马克思与恩格斯把共产主义的分配模式界定为“各尽其能、各取所需”是以某种具有互惠性的人格观念为预设的,后者不仅关切自身的全面发展,而且关切其他社会成员以及整个社会对于共同益品的需要。

       在第四堂讲座中,布鲁德尼教授继续致力于展现罗尔斯与马克思在理论构想与关切中的默契,此讲主要分析对象为青年时代的马克思。针对马克思早年理论中认为社会益品的稀缺性能够在物质层面得到彻底消除的想法,教授提出所谓“受束缚的马克思”的概念,它是指:在社会益品继续具有稀缺性的语境中,阅读马克思对于共产主义社会及其分配原则的解释学策略。教授指出,人类寻求公正的历史语境是:在一个既有的社会中,社会益品的存有量与人对于益品的需求量之间总是具有一条沟壑,它往往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升而悖谬地变大。比如:在某一生产水平上,人们对于食物与御寒衣物的需求与社会供给之间存在沟壑,而当生产水平提高到足以满足所有人的温饱之后,人们会进而寻求更高级别的益品(比如:苹果电脑、海滨别墅、名车)而它的供给依旧是稀缺的。对于具有稀缺性的社会(几乎是古往今来的一切人类社会)而言,有一种持续的需要,即:寻求某种社会-政治机制以调节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差别。对于罗尔斯而言,它指向两个正义原则的设置;对于青年马克思而言,它展现于对于巴黎公社的批判中所提出的若干社会原则。在此,教授的分析强调,正是在稀缺性持续存在的历史语境中,政治哲学的思想者寻求一种正义的观念,凭借它我们能够解释或辩护:在何种条件与原则下,一个社会中社会成员对于益品需求的匮乏及益品分配的不平均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是正当的。基于稀缺性的语境,教授指出,在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社会的理想构型中,人的全面发展的观念或人从必然王国达到自由王国的想法都蕴含对于人的类存在及其好生活的寻求。在此意义上,马克思与罗尔斯的人的观念都包含着社会成员之间互惠性以及个体对于社会整体之善的关切。在此意义上,教授认为,罗尔斯正义原则中预设的人的概念与之有内在的契合。最后,教授指出,对于政治哲学,正如对于其他人类理智的探寻,认识人自身是一个亘古长存的主题。

        此次人文基金系列讲座,吸引了我校学者与学生的积极参与,反响热烈。在结束复旦之行前,布鲁德尼教授亦表达了对于复旦大学重视人文学科与国际交流的赞叹,并希望今后有更多机会与哲学学院展开多方面的深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