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el Aglietta教授主讲“全球金融危机对新兴经济体有何启示?”
发布时间: 2013-05-08   浏览次数: 100

 

2013422日晚上630,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以下称高研院世界社会科学高级讲坛第五十期讲座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东主楼2801室高研院通业大讲堂举行。

本次讲座邀请到巴黎第十大学经济学教授、法国国际研究与预测中心顾问米歇尔·阿格利亚塔教授(Michel Aglietta)担任主讲嘉宾。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博士担任评论嘉宾。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高研院副院长、复旦大学民族研究中心主任纳日碧力戈教授担任主持人。高研院专职研究人员陈润华博士、林曦博士等出席了本次讲坛。 

本次讲座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对新兴经济体有何启示?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what implications for emerging economies?)。阿格利亚塔教授指出欧洲金融危机会对其他国家,尤其是对新兴经济体造成影响,为此他将从两个方面进行阐释,一是宏观经济上的相互依存,一是财政缺陷及银行脆弱性。

阿格利亚塔教授首先对全球经济增长下滑及由此所造成的危机进行说明。他认为,欧元区是危机中心,存在双重危机,宏观经济条件也在恶化。自20125月欧洲主权债务与银行危机升级,信贷市场的紧缩蔓延到每一个杠杆机构,财政赤字与主权债务上升。但对危机作出的反应效果却不甚明显,欧洲几乎还没有开始去杠杆化deleveraging)的过程,而欧元区缺乏完整货币也影响深远。由于欧元区成员国政府出台的政策不当,欧元区陷入经济衰退,国家间异质性进一步深化。随后,阿格利亚塔教授对金融关系网进行解释,并指出主权债务、私人去杠杆化以及银行压力之间互相关联,在恶性循环网中对央行造成负担。欧洲主要经济体本身存在结构性问题,同时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发展趋势也不甚乐观。阿格利亚塔教授以表格形式展示了2012年几个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不平衡状况,进而分析欧洲债务危机造成的动荡是如何从发达国家传到新兴经济体,以此说明世界宏观经济间的相互依存。

随后,阿格利亚塔教授对后危机时期金融体系的缺陷进行了阐释。欧洲银行杠杆过度(excessive leverage)、缓冲资金不足、借贷困难,因而市场评估不甚乐观。欧洲许多大型银行均盈利较少,而新兴经济体银行则因其更多依赖纯利息收入而盈利颇丰。在流动资金方面,欧洲银行太过依赖不稳定的巨额长期借贷。出于周期性与结构性的双重原因,欧洲银行需削减资产负债。无秩序的银行去杠杆化可能分化欧元区金融体系。如果去杠杆化缺乏秩序,欧洲银行去杠杆化会会在全球反弹。首先会对欧元区借贷的个人与公司造成直接影响;同时也会影响银行的资产出售,并最终导致全球其他银行资金短缺;还会直接或间接影响美国银行。

最后,阿格利亚塔教授谈到新兴经济体是如何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的。他指出,新兴经济体经济的恢复有赖于欧洲银行去杠杆化的力度与速度,因为银行去杠杆化会产生资金外流。新兴欧洲以及非洲是最脆弱的地区。亚洲地区银行及非银行金融中间机构则更有能力替代国际借贷。信贷中最受影响的部分在于专业金融线:项目融资与长期结构化信贷。这些信贷线对经济潜在增长最为重要。新兴欧洲与欧元区银行在银行业务上关联最为紧密。那些经常账户赤字、依赖持续资金流入的国家通常更为脆弱。一旦国外投资商为了规避风险,撤回资金,这些国家就很难应对资金缺口。随后,阿格利亚塔教授谈到欧洲银行在跨界借贷上的收缩问题。阿格利亚塔教授指出,面对新金融环境,银行应进行调整,实行新商业模式。对全能银行进行分离,以消除政府对市场金融业务的担保,规范影子银行,从而降低杠杆效应。 

评论嘉宾丁纯教授首先对阿格利亚塔教授有关欧债危机的描述表示认同,并指出主权债务危机的实质。丁教授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家不会破产,真正会破产是购买主权债的金融机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逼着欧盟、欧元区进行治理改进。而在整个危机解救过程中,欧洲央行充当着救火队长,甚至终结者的角色。从短期来说,欧洲央行对相关国家进行五次援救,三轮长期债务融资。虽然欧洲央行不能直接通过购买债券去救助主权债务危机国家,但是可以为相关持有国家银行债券的银行注入资金,这样危机解救过程得以绕过主权谈判问题。从中期来讲,更多是如何巩固财政,因为这些债务问题都与财政有关。巩固财政,同时也是增强竞争力。从长期来讲,主要是如何增强各个成员国的竞争能力。欧洲最大的问题,在于本身的能力有问题。欧元区货币统一,但财政没有统一,因而必须加强金融监管,加强财政联系。丁纯教授进一步指出 ,欧债危机显示出欧元区的两大问题:一是竞争力问题,成员国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另一个是欧洲认同,也就是政治一体化,或者政治联盟的问题。其他问题包括紧缩政策和增长政策问题。之所以强调紧缩,背后是国家利益及可能出现的道德风险。此外,欧洲一体化有可能会从以前的多速变成多层。针对阿格利亚塔教授提到的全球去杠杆化问题,丁教授认为,美国去杠杆比较快,欧洲相对比较慢。美元之所以去杠杆比较快是因为美元是世界货币。在全球化时代,欧债危机会通过循环影响全球。欧洲是一个联合体,相互之间有道德风险问题。全球化使得债务要国家承担,而成果却是全球化的,所以每个成员国不敢轻易使用扩张政策,这就对整个经济学提出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随后,阿格利亚塔教授对此进行了简要的回应。现场听众也与阿格利亚塔教授进行了互动。作为主持人,纳日碧力戈教授从人类学角度进行总结,他认为有两点比较突出,一个是边界问题,一个是同质性和异质性的问题。从边界来讲,文化、种族、语言的边界永远不会一致的,但现在民族国家希望将边界一致起来。历史上,宗教、民族主义在统一边界上起着作用,而未来经济是否也能起类似的作用,这是个问题。另外,当今社会,一方面是同质化在不断发展,但是另一方面,更为强大的是异质和差异。最后,纳日碧力戈教授再次感谢阿格利亚塔教授带来的精彩演讲。

复旦高研院 朱莉芝/报道 

 

 

附:米歇尔·阿格利亚塔教授简介

米歇尔·阿格利亚塔教授,法国著名的货币学家、宏观经济学家,法国调节学派的创始人及主要代表人物。现为法国巴黎第十大学经济学教授,法国国际研究与预测中心顾问,曾任法国总理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法国银行顾问、美国联邦储备局访问学者。1974 年首次以法文、1979 年又以英文出版的著作《资本主义调节理论:美国的经验》(A Theory of Capitalist Regulation: The U.S. Experience),被公认为是法国调节学派的开山之作,其代表性著作还有《货币的暴力》、《法人统治模式的漂移:股东价值观批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