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城市人口增长和实施人口综合调控”学术沙龙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 2014-03-12   浏览次数: 378

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提出在快速城镇化的背景下,国家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上海也正将控制人口规模、实行人口综合调控作为当前城市发展的重要工作。针对如何应对人口快速集聚所带来的挑战、如何更好地加强特大城市的人口综合调控、如何解决存量非户籍人口的发展和管理等问题,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国家建设研究中心举办了以“特大城市人口增长和城市管理”为主题的第23期学术沙龙。与会的各位专家各抒己见,碰撞出不少思想火花,具体内容主要涉及三个方面:


一、特大城市人口快速增长是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客观规律

    同济大学教授诸大建认为,如果我们从城市-区域的角度来看上海,上海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一个城市集群,上海仍将继续保持快速的人口增长。2020年上海人口将达到2650万,中远期上海人口有可能增加到3500万。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铭用东京在1920年-1975年的人口增长数据说明,上海的人口增长和日本东京曾经的道路是类似的。所以,从城市人口发展的内在规律看,上海的人口客观上将继续增长。


二、协调人口快速增长和城市管理的压力和矛盾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海旺研究员提出,上海要有宏观政策的导向,对城市人口进行综合调控。复旦大学戴星翼教授提出,处理好人口和城市发展的关系,可能还不是控制人口,反而是要保持吸收外来青年人的速度,保持我们这座城市的经济活力。华东师范大学人口所朱宝树提出,上海控制人口需要跳出上海看上海,一方面要控量,即控制人口数量;另一方面是扩容,也是要带动周边很多中小城市扩容,通过城市体系建设来增加大都市地区的容纳能力。要避免“控制人口总量”搞成“控制人口数字”。诸大建认为适当的引导是城市管理者实现人口和城市发展相协调的较好的办法。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提出,中国的城镇化不能在一个陈旧的城市发展战略框架中进行总体规划,而应该考虑不同地区的多样性、考虑城镇化不同阶段中城市体系演化的规律性,来推动各类城市的有机成长。通过扩展多元化公共服务供给才能增强公共服务,以及在增强城市的发展性和促进城市新中产阶级不断成长中,大都市人口增长和城市管理实现协调发展才能够得到实现。


三、对特大城市进行人口综合调控的建议

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改革处副处长冷熙亮提出人口综合调控,第一要靠市场、靠产业调控,第二靠法制。上海市人口学会会长孙常敏认为,大城市人口问题的实际源头是中国的城乡差别问题。因此人口调控一定要有大区域的概念。上海市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黄玉捷提出,人口控制不能通过行政化的方式将指标划分到区县。戴星翼认为要通过政策的突破帮助外来人口在上海立足。朱宝树提出通过服务性调控来控制人口。诸大建认为,上海的中心城区要绝对控制,土地和人口都要控制;第二个地区是中心区及其延伸地区,宝山、闵行延伸地区;第三个区域是郊区新城,这部分地区不是进行人口控制,而是要进一步做大。周海旺对开展人口综合调控提出要把中国国情与世界规律相结合、区域调控和城市调控相结合、中心城区调控与郊区城市发展相结合、人口调控与产业发展相结合、人口数量调控和素质调控相结合、控制人口流入和提高生育水平相结合、短期整治与长效机制建设相结合和公共服务与社会管理相结合等八点意见。黄玉捷对推动人口综合调控提出首先以业控人;第二,以社区规划来控人。陆铭认为,政府采取政策不要违背经济市场规律;第二,政府应做好产业结构的调整;第三,加强公共服务均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