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 钊:论作为经济发展阶段之函数的政府功能
发布时间: 2009-02-17   浏览次数: 164

本文论述了经济发展阶段与政府职能之间的关系,为当前中国转变政府职能提供了理论基础,丰富了“科学发展观”的学术含义。论文在2006年度上海市社会科学界学术年会上做了大会发言,后发表于《学术月刊》,并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

随着价格的自由化、产权的私有化、经济的开放和政府的放松管制,传统意义上的从计划到市场的经济转型在大多数前计划经济国家已经终结。然而,经济的转型本质上是一个重新划分市场和政府的边界的过程,如果我们把这种市场与政府边界的划分放到经济长期发展的历史中去看,那么,传统意义上的从计划到市场的转型只是政府功能随经济发展而作出调整的一个阶段,放眼于更长的历史跨度,我们将发现针对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政府与市场边界的不断调整才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从计划到市场的经济转型”隐含着市场的边界不断扩大的过程,这样的转型理论并没有将经济发展所处的不同阶段作为界定市场与政府的边界的重要参数,因而也就缺乏体现经济发展和制度变迁不断互动的动态特征。而本文所阐释的“转型的发展经济学”的核心命题正是希望将转型放置于一个探讨经济发展阶段与政府功能边界的动态分析框架之中。政府在微观层面上的作用与市场范围有关,随着市场范围的扩大,人们的交易越来越少地依赖于跨期的和跨市场的关系型合约,政府的直接干预所依赖的微观基础便逐渐消亡。同时,经济发展过程中,微观信息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政府的职能应该更多地从微观干预转变到宏观管理,让经济发展本身越来越多地由市场去完成。此外,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经济增长的成果是否可以被广大民众共同分享是决定经济增长是否可以持续的关键。

经济发展的“东亚模式”从经验上证明了政府功能应该是经济发展阶段的函数,但经济学本身却一直缺乏一个具有动态特征的“转型的发展经济学”的一般理论。本文阐述了一个经济发展阶段与政府功能之间的关系的一般理论,并且将中国的历史放在东亚经济发展史的大背景下去考察,进一步讨论了“东亚经济发展模式”所具有的一般意义。在本文视野里,东亚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可以概括为两点:第一,政府在经济发展的早期可以通过直接干预实施对私人部门的扶持和对弱势产业的保护,但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政府就应该逐步地放松对于经济的直接干预,通过建立规则来改变经济发展早期关系横行、规则不明的局面;第二,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收入的适度均等化应该成为政府宏观管理的非常重要的目标,从而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可能性。

本文从经济发展的视角来看政府职能的转变,意在说明,对于经济转型的思考应该放到经济发展这个更大的背景中去,这就需要拓展传统的转型经济学或发展经济学的研究,建立一个转型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同时,我们也想说明,中国只是阶段性地完成了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为市场经济建立规则,使政府职能更多地从微观的干预转变到宏观的管理是未来的方向。

 

                                                                                                                (作者单位: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