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跨学科对话"第21期 朵豁勒忽之死与蒙古帝国军队继承权归属问题 --以窝阔台与拖雷系之间关系为主线 简报

发布者:左昌柱发布时间:2021-11-03浏览次数:10

 20211020日,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温海清副教授以《朵豁勒忽之死与蒙古帝国军队继承权归属问题——以窝阔台与拖雷系之间关系为主线》为题,在光华西主楼1801进行了本学期的“中古中国知识-信仰-制度”第1场报告。来自历史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仇鹿鸣、邱轶皓、陈晓伟、胡晓丹等专家学者以及历史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的部分研究生参与了讨论。

 在《蒙古秘史》中,曾记载了一段以窝阔台口吻讲述的“四功四过”,四过中的其中一件是把朵豁勒忽阴害了。围绕朵豁勒忽的死因,有的学者认为是因为朵豁勒忽对金战争失利,朵豁勒忽才被杀的。温海清副教授认为蒙古帝国时期很难找到高级将领因为战败而被杀的例子,朵豁勒忽之死不太可能与战败有关,而是另有缘由。接下来围绕《奥屯公神道碑》对朵豁勒忽被杀的原因进行了探讨。认为朵豁勒忽很可能是因为卷入了窝阔台与拖雷系之间的争斗才被杀的,结合朵豁勒忽的例子,进一步指出成吉思汗去世后,蒙古帝国未被分封的军队应是由大汗直接支配的,并不属于某个特定家族。

 温海清副教授结束后,与会的老师展开了热烈讨论。

 历史学系青年研究员陈晓伟老师认为关于元代的分封,或许可以参考一下辽代,特别是余蔚、杨若薇两位老师的研究。学术述评部分似乎有点过长,可以再精简一些。

 历史学邱轶皓副教授针对讲座,指出了几个问题,第一,将领因战败被杀的例子是可以找到的,不能完全否定;第二,关于窝阔台的几件轶事的记载,是否能代表真实事件?可能还需要斟酌,这类轶事可能是有固定素材和模式的,不一定是历史的真实。第三,解州安邑县是有过多次分封的,最开始是分给术赤家族的,后面还有变动。第四,奥屯世英是否就是属于窝阔台家族,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增加资料。

 历史学系仇鹿鸣教授也认为开头的线索过长,可以再进一步精简,接着又针对《奥屯公神道碑》的解读,提出了一些建议。仇鹿鸣教授还认为碑文中不太可能会有微言大义,因为蒙古人可能理解不了。

 历史学系胡晓丹青年副研究员则认为奥屯世英是否有可能是双属的,即既属于拖雷家族,也属于窝阔台家族。老师们还围绕《史集》、《圣武亲征录》、《蒙古秘史》几部书的关系展开了一些讨论。

17:30,在经过热烈的讨论后,本次演讲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