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跨学科对话”第25期 《〈大唐创业起居注〉整理中的若干问题》简报

发布者:左昌柱发布时间:2021-12-14浏览次数:10

 2021121日,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仇鹿鸣教授以《〈大唐创业起居注〉整理中的若干问题》为题,在光华楼西主楼1801举行了第24期复旦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跨学科对话”讲座,来自历史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陈晓伟副研究员、唐雯教授、张金耀讲师等以及历史学系、中国语言文学系的部分研究生参与了讨论。

《大唐创业起居注》是讨论唐朝建国过程的重要文献,一直以来都得到学界的高度重视。仇鹿鸣教授近年来致力于重新整理《大唐创业起居注》,本次讲座是仇鹿鸣教授整理此书过程中的新思考。仇鹿鸣教授首先结合陕东道大行台的演变,讨论了《创业注》的成书时间,认为该书应是在武德四年九月温大雅出任陕东道大行台工部尚书后写成的,具体时间尚不能确考。之后,围绕《创业注》与其他史书的关系进行了讨论。《创业注》虽名为起居注,但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起居注体裁,而更近似于一部加工过的史书。比对文献,可以发现贞观中纂修《高祖实录》时,曾参考过《创业注》。《创业注》虽有独特的史料价值,但作为记述高祖创业历程的史书,其中也不乏隐晦之处。除了修《高祖实录》利用过此书,在修《隋书》恭帝部分时,也参考了《创业注》。之后,仇鹿鸣教授还介绍了《创业注》的版本问题以及《壶关录》的相关问题。

 仇鹿鸣教授报告结束后,与会专家们围绕相关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唐雯教授认为仇鹿鸣教授报告的讨论未局限于《创业注》一书,而是充分注意到了《创业注》与其他史书的关联,听完之后很有启发,但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思考。陕东道大行台的设立时间,主要依据是《唐大诏令集》中的诏书,在利用《诏令集》时,还需要注意版本问题。陕东道大行台和陕东道行台,也有可能是在史书编撰时,删去了“大”字,如《册府》三五七。《创业注》版本众多,或许应该介绍一下每一版本的源流,充分阐述选择秘册汇函本为底本的理由。

 陈晓伟副研究员提出《创业注》中的温大雅职衔题名是否可能是后人所加?《通鉴》引用的《创业注》与今本《创业注》有无差别?仇鹿鸣教授回应起初也怀疑过这一题名可能是后人所加,但像乐平郡开国公之类的不太像是后人能加的,《通鉴》所引《创业注》与今本差别不大。

 张金耀讲师提出李渊是否看过《创业注》?《创业注》既然对史事有晦饰之处,那么为何没有掩盖称臣于突厥事呢?仇鹿鸣教授认为现有材料无法确定李渊是否看过《创业注》,当时称臣于突厥是普遍现象,倒是没有必要晦饰。

 17:30,在经过热烈的讨论后,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