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人文社会科学“跨学科对话 ” 2020年第 9 期 “《旧唐书》中晚唐史源再析”简报

发布者:左昌柱发布时间:2021-01-04浏览次数:10

2020129日,主讲人复旦大学中文系的唐雯教授以“《旧唐书》中晚唐史源再析”为题,在光华西主楼1901进行了一场精彩报告。本次讲座为“复旦大学人文社科跨学科对话-中古中国知识信仰制度”系列之四,主持人是讲座发起人余欣教授,有中国语言文学系、历史学系、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文史研究院、出土古文字与古文献研究中心、古籍整理研究所等十余名学者参与讨论。

唐教授报告的核心内容是分析,《册府元龟》中近似但不同于《旧唐书》本传的内容的性质,以及五代史臣处理韦述《国史》断限时代之后的原始材料的方法。关于《旧唐书》的史源问题,学界的常识是为代宗之前取自韦述《国史》,代宗到文宗之间来自各朝实录,文宗之后主要依靠贾纬《唐年补录》,并利用墓志、家传、行状作为补充。关于来自实录这一点,已经由谢保成对《顺宗实录》的传记与《旧唐书》本传的比照研究、李南辉对《旧书》郭元振本传和行状的比勘印证。在此基础上唐教授对《顺宗实录》中的传记进行了更细致的比读,其中《旧唐书》令狐峘、张万福、阳城、王伾四个传记比简本《顺宗实录》多出的部分可以从《唐会要》与《册府元龟》中找到痕迹,足以说明这些传记确实是从各朝实录中剪裁而成,但也有并不能完全对应的部分,对《王叔文传》、《韦执谊传》的比读则说明编纂者会选用更合适的传记性材料来替代实录,《陆贽传》则来源自权德舆《翰苑集序》以及陆贽本人的别集中的文字,而《张荐传》中所载事迹均见《顺宗实录》,但细节更多而且文字不符,这说明五代史臣的史料来源远非“来自实录”这一条可以涵盖。